南木

半夜汽笛那个程度。

Q:太太合集里面讲的是之前的故事吗 以后的故事还会讲吗 我真的真的很想看到勒辰和玲在一起啊!!球球了😭

和正文的时间线是穿插进行的。另外,最近心思都花在追很喜欢的一位太太的文,加上毕业季提前事情又很多,所以更新很慢很慢,大家不要久等哦,更文会提前说的,感谢!

5-1

只有心心才有动力的柚子

——


国庆节之后,一切又都按部就班的在进行当中。

天色转亮,蒋勒辰从沙发上起来,拾掇好掉在地瓷砖上的毛毯。整个人昏昏沉沉的,随时都要被脑袋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所侵蚀。胃酸被腐蚀的感觉,心情烦躁地甩开压在身上的抱枕,拖着身子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,几口灌下去,缓了小会儿,这才回过神来。

洗漱好从洗手间出来,桌上还放着昨晚剩下的汤饭,像是一眼也不愿意多看,随手单挎着黑色双肩包,换上一双烟灰色球鞋,锁门往学校走。


国庆班级组织出游,蒋林当时冤他电脑玩到半夜,又撒谎隐瞒,一根藤条抽得他死去活来,辗转之间他只能认下责罚。

却没有料想到他生了这么大的气,打完人就走,关心的话都没有半句。

被误会时也没有委屈,身后的疼痛现在都没消减半分自己也没有丝毫怨怼,膝盖上跪出来的青紫都能轻描淡写不足挂齿。

只是

能不能,就要一点,您能对我稍微有那么一点关心和爱护,就同其他家长一样,哄一哄我。

就不委屈了。


如此想着,一路上魂不守舍地进了教室。

刚从抽屉里摸出早读用的单词书和范文单,蒋林就出现在教室前门。照例巡视一圈,叮嘱几句,又从后门出去。

正巧碰上三个踩点失败的学生气喘吁吁刚爬上五楼,蒋林尽量语气柔和,警示两句,再罚下一周的值日,便放了人进去。

坐在最后几排的蒋勒辰听得真切,但也只是默默掏出了一支黑色钢笔,在默写册上落笔,神色凝冷。



明理楼,专门拿给高一年级使用。背面靠马路。晚上自习的时候,会有车笛鸣过,呼啸着各自奔往回家的路,继而宽慰一整天的工作压力。

教室内,是莘莘学子在求学路上唯愿金榜题名的艰难与成长,师长带领着一路向前。楼栋外面,有一群为生活奔波,马不停蹄找寻归属与幸福感的工薪一族。

青春的围墙,恒古不变的存在。


夜已经很深了,走读生也上完二晚准备回家。

学校大门外的双向六车道上,乌泱泱停满了汽车。

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往外走,有成群结队的,有抱着书独自离开的。

有些来得早的家长,早已经熄火下车,站在校门口伸长脖子,目光四处搜寻。


当属于住校生专属的三晚铃声响起时,蒋勒辰才收好东西往外走,他静静看了看窗外的杏黄色路灯,灯光洒在路面上,整条马路都透着静僻和独属于夜晚的空洞。


是由于前几天被误会熬夜打游戏,蒋林说他自制力不够,今天刚给他办了走读。

倒也谈不上反感——蒋林对他的安排,蒋勒辰向来言听计从,早已经没有习惯去反驳了。


校门口有巴士,是学校和公交公司合作,给高中学生走读提供的便利交通方式,蒋勒辰所住小区正好在其路线之中。

蒋勒辰前脚刚迈上公交车前门的阶梯,方玲便从后面轻拍了他一下。

浅笑以示回应,学生卡“滴滴”两声,顺带方玲一起刷了。


上车的时候人还不多,挑了车尾两个位置,方玲坐在里面靠窗的座位,蒋勒辰靠外。座位间隙略窄,迫使他左腿需得稍稍往外伸一点,像是想到什么,转头面向女孩——

不料女孩也正在看他。四目相对,是方玲首先收回眼神,四下慌乱地找寻安全视野,脸“噌”的红了。


蒋勒辰内心却丝毫没有波澜,他问,“我记得你是住校生?前几次三晚你都参加了。”

方玲暗自告诉自己淡定淡定,深吸了一口气,满不在意似的,“嗯,不太喜欢住校的生活,所以写了报告申请走读了。”


蒋勒辰点点头,又看向窗外。少年满心愁绪,或许还有一些难过,难过着,猜测探寻蒋林是否对自己有些许在意。

——以至于他忽略了身旁的女孩。

也一直等到多年以后,回想起的这一天,他才反应过来,自己在这段青春里短暂而美好的感情里,付出的仅仅是微乎其微的努力和真心。


——

热度低了真的会很难过😭感谢大家的点赞评论粮票了!


4-3


戒尺压在桌面上,蒋林忙着手里的事。右手边杯子里几缕白烟往天花板飘散。蒋勒辰站在他左手边的位置,恭顺,安静。


把年级成绩排名的数据统计完善过后,蒋林摘下度数不高的眼镜,揉搓着眉心。


声音冷峻,也没带什么情绪,“水放凉了,过来喝。”


腿站得有点麻,悄悄挪了下脚,换个着力点。试着抬腿,膝弯被一阵麻意刺痛,忍住。走过去捧起那杯水,饮尽。


站了许久,这会儿口渴得以缓解,然又站得姿势标准,等蒋林发落。


蒋林将几份打印好的成绩单装进透明文件袋里,打开皮质公文包放进去,“这次考得不错。”


蒋勒辰惊讶抬头,又听他说,“下周去学校,用保温杯接水喝。再让我看见你喝冷水,就不用坐了。”


身子僵硬了下,揣度着去看蒋林的神情,被一记眼刀扫回,慌张地不知所措,目光乱晃间扫到桌上的戒尺,全身肌肉记忆都被唤醒,“不敢了。”


一阵苹果自带的电话铃响了,蒋勒辰没敢动。


备课的事忙得差不多,蒋林抬手看了一眼腕表,“接完电话早点睡,杯子带出去。”


“嗯,爸晚安。”


拿起杯子时,眼睛却一直盯着戒尺看,这玩意谁不害怕。

小心翼翼怕把杯子捏碎一样,伸手拿过来,马不停蹄退出去,轻轻掩上房门,这才敢松一口气。


——


接起电话,听筒另一端刺耳的声音突然炸开,出于自我保护将手机拿远一些。


“成绩出来了你知道不?”

杨皓舀着碗里的面,嗦了一口问到。


蒋勒辰轻声回应,示意他继续说。


“我靠,刚杨兴宇逮住我就是一顿好打,腿都给我打破皮了。”


看时间不早了,蒋勒辰提醒道,“说正事。”


杨皓不怀好意笑了一下,“明天公区值日。。”


————


文拖了挺久,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礼物啦!


剧情影响,接下来和正文走向会有冲突,见谅!


恳求点赞评论哇!说不定会实现日更哈哈哈

彩蛋 一个隐藏剧情

Q:不忙了就回来哦,祝你工作顺利🌷

回来啦!前段时间太忙了,久等🌹

4-2

家人们久等了!抱歉!国庆节柚子出去玩嗨了哈哈


——

秋分,天气到了晚上却还是闷热。


蒋勒辰是习惯了早起的,于是他到民宿外两三百米的早餐铺子,买好当地特色的牛肉米粉,还顺带了四杯热牛奶。


拎回去时,蒋林和杨兴宇还在洗漱,杨皓倚在床头,睡眼惺忪,松软的头发炸开,显然是被强制叫醒的。


于是等几个人整理好再吃完早饭,差不多近十点了。


备好饼干和矿泉水,杨皓和蒋勒辰一人背了个登山包,装在里面。


等到山顶,海拔不算太高,杨皓是篮球队的,按理体能不算差,可却一个人掉队在后面,几阶楼梯都上的有些吃力。


杨兴宇笑骂了他两句,杨皓只敢在人背后恶狠狠地盯几眼。


前几天他挨打的时候实在挨不住跑了,晚上被杨兴宇抓回去,几下将人捆了扔在床边,打断一根食指粗细的竹枝才算完。


身后有伤,走起来自然吃力。


杨兴宇怕他放假只会窝在家里打游戏,必须带在身边才放心,却想出爬山这样折磨人的方式,倒不如再打他一顿算了。


如此想着,却不敢真的抱怨,只好咬牙跟在后面。


几个人在山顶上又逛了许久,坐上最后一班观光车,才往回走。


——


每回蒋林带他出来,登上山顶的时候,蒋勒辰都会觉得有种自在放松,即便昨晚刚被蒋林罚过,此刻他坐在车上,望着窗外的翠绿茫然一片,亦会觉得心境开阔。


于是蒋林便看见他,头轻轻靠在玻璃上,额尖的碎发被前排吹过来的风飘拂起来。


他想起蒋勒辰小的时候,他年轻的时候事业心极重,却总是在周末抽出一下午的时间,开车带儿子去到洋北区的科技馆。


彼时如果蒋林惹蒋勒辰生气了,他便会假装不肯上车,拉着元佳玉的手非要走路去。


所以蒋林车上总是备着软糖,拿出来哄他,屡试不爽。


——


从什么时候,觉得两人生疏起来了呢。


蒋林想起以前,又想起他们一家人待在一起的那段时日。


今天在山上碰到艾子涵时,他久违地看见儿子笑得那么开怀。


两人一边说笑,艾子涵是专门来拍山景的,他放下手里的单反相机,用拍立得给蒋勒辰也拍了一张。


——


车速有点快,风灌进来,蒋勒辰不禁咳了两声,蒋林从包里把他的外套拿出来让人套上,却牵出来艾子涵给他拍的那张照片。


蒋林随口问道,“平常让你拍个照怎么就笑那么勉强。”


蒋勒辰穿上那件白色冲锋衣,听出他话里的嗔怪,笑了笑,“我以后改。”


——


但不知道是吹了风的缘故,还是在山上着了凉,回N市的当天,蒋勒辰就感冒了。


有点低烧,医生给开了两天的药,这几天蒋林都没给他好脸色瞧。


晚上蒋勒辰冲完澡,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袖睡衣,走到饮水机旁又接了一杯冷水,还是有点咳嗽,但已经好受很多。


蒋林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在客厅,斜眼看他手里的玻璃杯,语气就冷了下来,“感冒好了?”


蒋勒辰本来觉得心里烧得难受,蒋林的声音像是一桶冰水,直接泼在他的心脏上。


不免有些怅然。


感冒过后蒋林不准他喝冷饮,蒋勒辰也乖乖听话,就这一回,实在是觉得天气太热才贪凉,却被蒋林逮个正着。


蒋勒辰摇摇头,“没有。。”


蒋林看着他,沉默几秒,“去把保温杯拿来,热水接满,拿到我房间里来”


蒋林说完就要走,却忽而停下,“戒尺也带进来。”


听到这两个字,蒋勒辰头皮都在发麻,忍不住唤道,“爸。。”


蒋林强忍怒意道,“要我重复?”


蒋勒辰连忙摇头,低着头诺诺的道,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


————


感谢@年糕_糕糕糕 亲阿姨的打赏!

以及@年糕_糕糕糕  @稀奇古怪 @鸣子 @。。 @白昼黄昏 @乾乾乾乾乾 家人们的糖果!爱你们么么么!


彩蛋是『多年以后』系列。

一时兴起的脑洞,与正文无关哦


第4章-1

4—1 远山


@鸣子 @朝暮. @黑煤球 @妖族小殿名无忧 

置顶感谢宝们的糖果!

享用愉快!

——

放假的时间,蒋林很喜欢带着蒋勒辰去爬山、涉水。


自驾到烟火气少一点的地方,后备箱里放着帐篷和生活用品,再装上两把吉他。晚上等夕阳余晖洒下来,他也会架起三脚架,用单反留下两个人面山而坐的背影。




蒋林前几天和杨兴宇喝茶,提及中秋假期规划,杨兴宇推荐了一个不错的去处。


但是路程不太好跑,蒋林的车底盘太低,于是两家人便决定坐杨兴宇那辆奥迪Q7前往。为免疲劳驾驶,两个人也可以轮换着开。


从嘉州南侧高速出发,八九个小时能到甘孜,再盘旋一小段蜿蜒的山路,就到了勼寨景区的入口。


中途杨皓晕车,车刚开到服务区他就吐了,最后胃酸都快吐没了还是觉得难受。后半程换蒋林开车,他才终于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。


等再被叫醒的时候,已经到黄昏了。


蒋林提前在官网上定了一栋景区内的民宿,观景位置极佳。


两个男孩各自拖着两大箱行李,跟着路导往别墅区走。蒋林则陪着杨兴宇在后面走走停停,不时觉得景色尚佳,便用拍立得给他捏两张照片。


民宿内有两个小厨房,分中式与西式。


食材在手机上下单,半小时内便有穿着傣族特色衣裙的小哥提着袋子送上门。蒋林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,杨兴宇则在一旁帮忙码料,清洗鱼虾类的河鲜。


杨皓打开智能电视,取出电视柜底下放置的两个VR眼镜,调成游戏对战模式。然后,两个男孩在客厅里,兴奋雀跃地朝对方隔空地挥舞着手里两指粗细的电棍。


厨房里刚好能看见客厅的全貌。


于是杨兴宇一手拿着河虾熟练地抽出虾线,一边看到两个人大惊小怪的不知在叫唤着什么,纳闷道,“怎么跟两个二傻子似的?”


蒋林也抬起头看过去,没说什么,只是无奈地笑了笑。




玩了快一个小时,加之路上奔波劳碌,两个人干脆关了电视,跑到厨房的吧台上坐下,认真地托腮看着蒋林做菜。每道菜刚一出锅,杨皓便两眼放光地盯着餐盘,然后再垂涎欲滴地端到餐桌上。


饭桌上,杨皓从行李箱里摸索了两罐鸡尾酒出来,笑眯眯地拿到蒋勒辰面前,“你要哪个味道?”


蒋勒辰偷看了蒋林一眼,顿时觉得有些尴尬,他推开杨皓的手,一本正经道,“我不爱喝这个。”


杨皓有些不能理解,“上回在寝室让你尝的时候,你不是说觉得绿葡萄的好喝吗?”


蒋勒辰来不及堵他的嘴,但却明明白白地感受到身后传来的钝痛。


前几天蒋林打的伤还没好。


蒋勒辰脸上有些染上了红晕,心脏都要跳出来,他抬头看了眼蒋林,发现蒋林也看着他,刚想开口说点什么,蒋林便给他碗里夹了一大坨菠菜,看不出喜怒道,“可以少喝一点。”


杨皓可不会看人脸色,只管一股脑往蒋勒辰杯里倒了满满的鸡尾酒。


蒋勒辰看着碗里的菠菜叶子,暗自咬了咬牙。


他真的很讨厌这些绿色的蔬叶。


知道是蒋林的刻意为难,也不敢言语,屏气塞了一大夹菜叶到嘴里,囫囵咀嚼几下就咽下去了,差点把眼泪憋出来。



整个晚餐过程,忽略掉蒋林间断地给蒋勒辰夹菜,并且只夹蔬菜的行为,还算是十分温馨且和谐的。


蒋林和杨兴宇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如今的教育变革政策,穿插着自己的一些新颖实用的观点;


杨皓喝得有些微醺,还不忘和蒋勒辰聊着自己过去的情史;


蒋勒辰全程头皮发麻地看着碗里的青菜叶子,又不得不迫于蒋林的淫威以及为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屁股考虑,而强忍住离席的冲动,硬生生将自己钉在椅子上。时不时听着蒋林潇洒地侃侃而谈,又觉得气氛美好。


—————

乐橙:杨皓你个坑货!


辰崽的中秋节假,在没有女朋友之前,通常是和老蒋一起过的。


彩蛋是【罚抄之喝酒被老蒋发现】

感谢大家的月饼,鞠躬。

青春相伴 第3章-4


@年糕_糕糕糕 @沐子 @甜心奇异~果 @椛七 

置顶感谢宝们的糖果!真的很感谢大家点赞评论的支持!

假期尽量保持日更😎

——



“小叔,求您让我缓缓吧…”


身后起了密密麻麻的棱子,从腰际直铺到臀腿处,两条腿的神经都被牵连得隐疼。


杨兴宇只是冷哼一声,“看来还是没打怕”


“我教你可以用手挡了?”


杨皓苦不堪言,发尖上的汗滴落下来,手背留恋地在身后轻揉了下,然后伸了回去。


板子又狠狠地挥了过来,屁股上的肉都在打颤。


期间杨皓也伸手挡过几回,杨兴宇只将人手铐在背上,一只手压住他的腰,一边毫不留情地挥动着手里的板子。


杨皓左右扭躲不过,脖子伸得老长,即便咬着嘴唇,也实在抑制不住喉咙里的呜咽。


手胡乱地抓上杨兴宇铐他的手臂。


“啊,疼!”


杨兴宇松开他的手,“再敢伸手过来,我保证把你屁股打烂。”


杨皓又硬挨了十几下,他突然就觉得难堪起来。


痛哭流涕地认错求饶也好,隐忍乖巧地挨板子也好,杨兴宇从来没有手软过。


“你打死我!”


杨兴宇一愣,手里的戒尺就那样停在半空,然后他笑了,“嗯?”


他将戒尺换到左手,反手挥了下去,“再说一遍。”


杨皓被打得差点没站稳,连忙扶住,他觉得这一下的力度,钢筋也被打折了。


嘴上依然不饶人,“我就是个累赘!”


“我只会给你丢人,让杨校长……啊!”


戒尺着肉的声响在身后不间断地传来,杨兴宇也气极了,一手抵住他的背脊,下手的力道几乎将皮肉压得凹陷。


杨皓心理防线崩塌,整个人往旁掠开,护住身后警惕地盯着杨兴宇。


眼神像是要吃人的猎豹。


可落入杨兴宇眼里,不过是餐盘旁张牙舞爪的一只小野猫。


他胸有成竹地用戒尺尖端轻轻敲着桌面,“自己趴过来,我可以不计较你顶嘴这几句。”


“我都已经认错了!”


杨兴宇轻笑,朝着杨皓靠近。


杨皓慌了。

把裤子提起来,快速冲向门口,开锁,跑。


一气呵成。


“砰!”

木质门被甩上,杨兴宇一个人关在里面。


随后他只是无奈地嘴角上扬了一下,随手将戒尺扔在桌上。




正好有人敲门,于是顺手将门打开。


“看上去我来的不是时候。”

蒋林笑了笑。


杨兴宇接过他手里的一袋茶叶,走到沙发上坐下,倒上两杯白开,“还没打完,自己跑了。”


蒋林笑出了声,“只有你侄子能治的了你。”


杨兴宇瞪了他一眼,然后把水递过去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
蒋林这才拿了一叠资料出来,“教师节的发言稿,拿给杨校长审阅。”


杨兴宇接过来,看了眼稿件——“发言人:蒋勒辰”。


笑道,“这还让你亲自送过来?班主任做得很称职啊。”


蒋林无奈,“前两天逮着他上课睡觉,说了他两句,” 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,“在跟我赌气呢”


杨兴宇冷哼道,“算了吧,我还不知道你?”


----


杨皓从办公室里跑出来,一路到了宿舍楼下才敢停下来喘气。


打开寝室的门,灯是开着的。


一时间两个人都直接愣住了。


蒋勒辰慌乱地把裤子提起来,几下收好棉布和药瓶。


杨皓半分没有撞见别人尴尬的自觉,他一瘸一拐地凑上去,关切道,“你也被打了?!”


蒋勒辰脖根到耳朵尖都染上了一层红晕,只想一脚把这人踹出去。


后又反应过来,犹豫了下,把蒋林上午塞给他的两瓶药递出去,“你用吗?”


杨皓毫不客气地接过来,却意味深长地盯着蒋勒辰,看得他心里发毛。




寝六508里,传来悠远而急促的声音。


“哎哟你轻点!蒋勒辰你tm要谋财害命啊?”


“闭嘴,要不你自己来。”


“……”




“昨晚校队迎新回去晚了点,而且酒也只喝了半瓶,他就这样打我。”杨皓扭头看着身后的红肿,嘴角一撇。


蒋勒辰不知该怎样安慰,只是手下动作更轻柔了些。


他是长期自己处理伤口的,但替别人上药还是头一回。


杨皓却不觉得有什么难堪,反倒舒坦地平趴着,任蒋勒辰给他上药揉伤。


他又扭过头看着蒋勒辰,“你又为什么挨打?”


蒋勒辰耳根又红了起来,加重了力道,“管好你自己吧!”



——


老蒋逮辰辰上课睡觉这里,和正文梦幻联动了!


一块月饼即可解锁回忆录之『上课睡着被老蒋发现的惨状』


btw  不得不说三年前蒋林的气场是真的强👍



第3章-3

3-3


@沐子 @甜心奇异~果 

置顶感谢宝们的糖果果!开熏🥳

——


最近降温得厉害,下午放学时间点刚到,周围就透着乌黑。


体育馆里训练的男生,成群出来时,也套上了柜子里叠放的外套。


白蓝相间的校服,穿在身上还是有点宽大,里面只有一件纯棉短t,风很容易灌进来。


杨皓缩着脖子,浑身打了个冷颤。


今晚校篮球队聚餐,但却不得不推辞掉。


将双肩包随意搭在左肩,拿着中午买好的全麦面包跟一瓶酸奶,撕开包装袋大口啃起来,一边往行政楼的方向走。


等走到顶楼A区一间办公室门外,他抬手看了眼纯黑的电子手表。


17:58


深呼一口气,还好。


右手钻进双肩包背带里,规规矩矩地敲门。


声音很轻,但每一下,都让人心脏狂跳。


“进来。”

里面的人声音沉稳。


杨皓走进去,站在一个小型饮水机边,两手垂立,叫人。


“小叔”


杨兴宇左手捏着一支钢笔,头也没抬,“几点了?”


仔细看,杨皓和面前的人其实有几分相似。


但杨皓肤色更白皙一点,也没有男人身上岁月积淀的气质。


“六点。”

一开口,才觉得嘴里干得难受。


杨兴宇这才放下笔,盖上笔帽。


他抬起头,双手交叉环在一起,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人。


“不错,很准时”

声音听上去,心情很不错。


但是杨皓却清楚,话里暗讽的意味深刻。

低着头没敢答话。


然而杨兴宇并没打算放过他,“太久没收拾你,规矩都忘了。”


杨皓身上一紧,刚还觉得冷,现在却感觉每个毛孔都在冒汗,紧张得大脑已经停止思考。


然后嘴比脑袋转得更快,“没忘!”


“今天有训练,所以晚了。”


“嗯,是个不错的理由。”

杨兴宇旋开他的保温杯,里面却没水,皱了皱眉。


杨皓立刻上前,两只手接过来,给他接了半杯温水,又递到杨兴宇手上。


杨兴宇放下杯子,眼睛定在他肩上,“包放下吧。背着包挨打,应该不会很舒服。”


杨皓的脸色比黄连还苦,两条腿一软,强忍住撒腿就跑的冲动。


理智尚存,知道被抓回来,会打得更惨。杨兴宇要动手的时候,他的反抗显得毫无意义。


他又打不过他。


“我真的知道错了,您饶我一回吧”


杨兴宇站起身,从一旁书柜里抽出一根戒尺,

“我只说一次。”


没有反应时间,杨皓连忙取下书包放在一旁会客的沙发上,他两只眼睛盯着杨兴宇手里那根戒尺,觉得两眼一黑,身后两团肉都在疼。


见他放了书包仍立在那,杨兴宇慢条斯理的开始理他衬衣的袖口,“等我来请你?”


案板上的活鱼,即使已知将要任人宰割,也忍不住挣扎两下:

“小叔,明天校队比赛…”


“所以呢?”

杨兴宇挑眉。


杨皓哑口,认命般垂头丧气走到杨兴宇办公桌旁。


两只手撑住边缘,整个身子的重心集中在手掌之间。


杨兴宇将袖口往上翻了翻,眼皮也没抬,手里的戒尺刚好能落在杨皓的余光里。


背脊上都出了汗,明明天气很凉。


杨皓闭了闭眼,感受到戒尺抵在身后方寸之地,不禁浑身肌肉都绷紧了。


一股酸楚的劲儿,由内而外的,让人觉得疼痛。


杨兴宇拍了拍他的校裤,不满意地皱了眉,“起来把裤子䪑了。”


杨皓只觉得自己在地狱般煎熬。


饶是他一张巧舌如簧,也怕极了,“小叔!求您不要…”


“或者您多打几下吧,我肯定不躲。能不能不要…”


杨兴宇气笑了,“你是在跟我谈条件吗?”


杨皓使劲摇头,他怎么敢。


“你以为你僻谷能挨几下?”


“脱!”

杨兴宇一尺抽在他手背上。


杨皓的手条件反射缩了回来,硬着头皮抓住裤腰,往下轻轻一拽,宽松的校裤便滑到脚踝处堆在一起。


身后瞬时浮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
手又撑回桌沿,整个人绝望而又羞耻。




板子着实了打在身上,声音不绝于耳。


杨皓只觉得人都被那密不透风的一顿狠戾,从中间撕裂。身子不禁往前一仰,却又深怕被视为躲罚,硬生生又把身后撅高。


亲自把**递在杨兴宇最顺手的地方。



杨兴宇打人目的性很强,就是让他知道痛。


蒋林那套打人还讲道理的过场,杨校长从来不屑与之为伍。


他下手极重,十几下刚过,杨皓已经忍不住开始胡乱扭动,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,又隐忍又痛苦。


杨皓很想躲开,但是他有心,却没有那个胆量。


他是放荡惯了的,但有些规矩,杨兴宇是亲自给他刻进了DNA里的。


板子着肉的声音变得愈发沉闷,不似起初那般清脆,杨兴宇手腕的力也减了两分。


但对于辗转于戒尺之下的人而言,专心忍痛已经让他丝毫不敢懈怠。生怕没忍住躲开,自己今天恐怕只能被抬出这间房。


可即便再如何到达忍耐极限,身体却不堪受控,杨皓伸右手一下挡在斑驳的臀上,嘴巴干涸得像喉咙里搁着刀片似的。


“小叔…”


“求您让我缓缓吧,就一会儿”


——

这一章是假期礼物哦!

杨皓是我们乐橙的好室友,兼柚子出场即挨打的后儿子👦


彩蛋是不同时期乐橙考差后的挨训实录,感谢大家请柚子吃月饼哟🥺







第3章-2


----

卧室里,蒋勒辰两手叠放靠在下颚,安静地趴在床上。


蒋林站在他身后,眉头快折成八字了,手里拿着蘸满消毒液的棉签,不知从何下手。


臀面上严重的地方有点发脓,狰狞地分布在青紫一片的几处角落,蒋林的心就狠狠地揪了一下。


“怎么弄成这样了,昨天没上药吗?”


蒋勒辰的声音从枕头里传来,瓮声瓮气地,“上过了。可能,可能昨晚洗澡时沾到水了…”


蒋林一巴掌拍在他大腿根上,“胡闹!伤成这样还敢洗澡,你是嫌屁股不够疼是吧?”


蒋林没有用多大力气,倒也算不上疼,只是少年的脸“噌”的红了起来,脖根处憋气憋得通红。


狠着心伸手去替他处理伤口,引来手底下的人一阵忍痛的吸气声,又不敢发出声音,只好咬住枕头,借以缓解一点毛焦火辣的心绪。


蒋林下手又轻又仔细,倒是把自己弄出一身冷汗,眉眼一转,蒋林掀开蒋勒辰宽松的体恤下摆,腰间有几道红色棱子醒目而又刺眼。


蒋勒辰被他摸得不禁瑟缩了一下。


臀上青紫相间,相较之下,因打得狠时,没忍住向旁边躲开,而打在腰上的两下算不上多重,但是蒋勒辰皮肤白,又容易显伤,此时两道红痕落在蒋林眼里,倒是让他后悔不已。


“现在能告诉我,为什么闹脾气吗?”


蒋林动作很轻,语气也轻柔得不像他本人。


少年心里的委屈,就像黄果树的瀑布,泉涌而下。眼睛里都有点温热,他还是没有出声。明明没有刚开始那么疼得难以忍受了,他的牙齿却更用力地咬住枕头,牙龈都忍不住在打颤。


蒋林开始往他身后抹药膏,“觉得我管得严,还是觉得,爸不应该在外人面前说你?”


发现趴着的人依旧没有动静,蒋林伸手揉了下他的头发,“你说出来,我不打你。”


蒋林等了很久。


枕头打湿透了,呼吸都不太通畅,蒋勒辰干脆把脑袋埋在枕头里,一开口就染了哭腔,

“。。都有”


蒋林随后一窒,没忍住又往蒋勒辰身后扬了巴掌,手举了一半又放下了,忍笑道,“我那不过就是随口一说”


“你真该去问问慕豪,你大伯揍他的时候,比我可狠多了。”


蒋勒辰这才伸出脑袋,“但是大伯在外面从来都是护着他…”


他见过蒋慕豪跟人打架,把人打得满嘴是血躺在担架上被送进医院。


家属一来,冲上去要打人,而蒋椿还会将人护在身后,说这件事不只是蒋慕豪的错。



“顶嘴?”


蒋勒辰脑袋扭了一下,不敢说话。


蒋林心情看上去不错,他给蒋勒辰身后搭了一条湿毛巾,没有真的计较他难得的孩子气。


“早上你说我昨晚出去了不管你,其实是去医院拿你的体检报告。”

蒋林怕他还在难受,温声细语的,手搭在他的背上,轻轻地拍着。


蒋勒辰眼睛都快要哭肿了,他本来不是爱哭的人。




等安抚好蒋勒辰,蒋林回到书房里,趁电脑开机的时间,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消息,锁屏扔在旁边。


继而灌了自己一杯速溶咖啡,备课。


——


早上,蒋林推开房门,便闻到一股浓粥的香味。


视线顺着味道望向厨房,蒋勒辰正背对着他把重新热好的粥端出来。


蒋林心情很好地笑了笑,拉开椅子坐在饭厅里。


桌上摆了半根法棍,两杯冒着热气的牛奶,一份软面包和几颗剥好的坚果。


看他又往桌上放了一煲小米粥,蒋林接过他手里的一副筷子道,“做这么多吃得完吗?”


蒋勒辰抿着嘴笑道,“您每样都尝一些吧,艾医生说您得吃清淡一点。”


蒋林胃里正空得难受,喝了大半杯牛奶,才感觉舒服一些。


“觉得好些了吗?”


蒋勒辰知道他在问什么,脸上烧呼呼的,但却不怎么觉得难堪。


他笑着点头,“好多了。”




两人吃饭都很安静,吃完,蒋勒辰又是坐蒋林的车去的学校。


路上有点堵车,蒋林抬手看了下表,时间还比较充裕。


“今晚开始就要住学校了吧?”


蒋勒辰坐在副驾,昨晚蒋林给他上过药,身后的肿块容易忍受了许多,“是。”


蒋林正思考着该怎么给他再上一次药,刚好瞟到蒋勒辰的情绪有点低落,他看了蒋勒辰一眼,“有心事?”


蒋勒辰一惊,连忙摇头,“没有”


知子莫若父。


蒋林大概明白他的心思,没有挑明,“周末就可以回家了。让你住校是怕你两头跑耽误时间,住校可以安心学习,嗯?”


蒋勒辰只抿着嘴,点了点头,一路上话都很少。



——

感谢@甜心奇异~果 宝的棒棒糖!🥰

彩蛋是一个小小的剧透

依旧感谢大家的支持!